澜逸的影子

长路漫漫未来可期

五十度的白加黑(章四)

代发 @不写完暑假作业不改名 ,联文 @独孤凌  @请叫我万能的考拉
有黑化,慎入
章四
*情趣店店主龙×教师杀

*回忆

*联文

        如果马龙这时看向陈玘的脸,他就会发现,那张脸上没有任何惶恐,那是一切皆在指掌之中的淡然自若。春辉的明媚从眼眸滑落到唇角,海棠铺绣为眼角的绯红,情欲把嘴唇点成临水夭桃。

       眼底是无需遮掩也遮掩不住的喜意。

       对于陈玘而言,无论怎样高峰的快感都只是稍纵即逝,片刻时间就烟消云散,仅仅是隔靴搔痒。饕餮之徒不能被寻常人家的饭菜满足,无论是食量还是质量。他需要更高的刺激。

       被束缚住双手的时候,心脏如冲笼之鸟一样冲击胸腔,陈玘简直像是磕了过多毒品的瘾徒一样兴奋。本来他的力气并不比马龙小,只要他想,在马龙按住他想要绑住他的手的时候,他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挣脱,但是今天马龙的力气出奇的大,他根本无法挣扎。

       发现这个事实时,陈玘没有任何失落,反之,他开心极了。

        那双黑曜石般熠熠生辉的眸子微眯了起来,像是阳光下打盹儿的猫,渐渐地眼瞳的黕黑被蒙上了薄薄的水雾,水雾越聚越多化作了泪珠从眼角一点点地往下滑。陈玘很享受这种如同砧板上的鱼一样任人宰割的感觉,他渴望被强者碾碎,以此为粮,存活至今。

        真好,他的龙仔已经有能压制住他的能力了。

        想要煽风点火似的,陈玘把脸扭过去了一点,收敛了笑意,斜睨眸子望向马龙,狡黠的光从眼底溢出,发出掺杂着呻吟的调侃“他满足不了我,你也满足不了。”

       “玘哥,我可以。”

        得来的是他意料之中的愤怒,掐上腰的手力度惊人,瓷白的肌肤本就被掐出的红印更是被染上了一层青紫,马龙的动作幅度更大了,最开始陈玘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,不然他为什么挑马龙一定会来他家的日子,约别的男人?马龙太温柔了,之前即使是做,也只是温温吞吞地亲吻和进入着,如同抚摸瓷器一样的小心翼翼,陈玘根本得不到满足。

        他要这个人占有他,让他溃不成军,让他烈火焚身。所以,他耍了一点小手段。

        被中出时的瞬间,快感像是膨胀的气球似的爆炸开来,即使精神上无比期冀,肉体也无法承受过多的给予。陈玘的意识也在登顶的同时模糊了起来,眼前只剩下黑暗,涌动在血液中的快感在全身流淌。

       他昏睡了过去,脑中最后留下的是马龙在他耳边摩挲的感觉。好像马龙说了些什么,但是他已经听不到了。

        他想睡一觉就好了,醒来马龙气消了,就会拥抱他,之后的每一次都会给予他更加强烈的快感。但他错了,事态终究是失控了。

        再次醒来的时候,他发现束缚住自己的已经不是枕巾了,而是手铐,双脚被脚镣拴在了床脚。他清楚这些是什么,因为这是他自己买来增加兴致用的玩意。厚重的窗帘被紧拉上,一丝光都透不进来,即使这样被晕染上淡金的窗帘还是在彰显着时近晌午。过了一会马龙进来了,端着饭菜,眼里还是少年的澄澈干净,嘴上却说出了即使数年过去,仍让陈玘恐惧的话语。

      “玘哥,在这里呆一辈子好不好?一切都交给我吧。”

    

        脱轨了,事情本不该是这样的。

   

       思绪逐渐在被监禁时理清,他回想起了马龙的当时在他耳边轻言地那句话。眼角通红的青年像是脱线的人偶似地崩坏了,抽噎着祈求爱意,他说“为什么,为什么不能只看着我呢?”

        陈玘想要的仅仅是更猛烈的刺激,并不是被桎梏拘束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,无处展翅。天性好动的他根本忍受不了被关住,即使马龙调整了脚镣锁链的长度,陈玘能步及的也不过是卧室和卫生间。简直形如作茧自缚。

        区别在于他终究不是蚕蛾,无法破蛹高飞。
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他低估了马龙的能力,陈玘以为不出三日就会有人找到他,带他离开这个囚笼,但没有丝毫动静。马龙是怎么做到的?他不知道,也无法探得。他知道的仅剩不断被强制给予的快感,遍布全身的玩具和马龙越来越娴熟的技巧。

       皮革制品冰凉滑腻的质感在周身游动,池鱼拥莲似地黏上他的皮肤。那不是类似玩具的皮鞭,而是近乎如马鞭一般的东西,会带来人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的损伤,身上有多少疤痕留下了?痕迹的红肿褪去后有没有留下淤青?他已经顾不上这些了。

         他对着手持那支鞭子的马龙祈求饶恕,青年只是温柔地抚摸上他略长的头发,任由柔软的青丝缠绕上指尖。然后俯身在他的耳畔细语,“乖孩子,叫主人。”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他也不是干坐着等死的那种人。无可奈何之下,在临近毕业时,陈玘提出了要参加毕业典礼的请求。不管怎么样,纸里包不住火,如果马龙不让他去,事情一定会暴露的,如他所愿,马龙答应了他。

       整个过程马龙几乎是寸步不离他,加上身体里还有东西,陈玘也不敢有什么作为。直到碰上单明杰和王皓他们,陈玘使了个眼色,一群人早就是心有灵犀的,只一个眼神便牵制住了马龙。

        陈玘又一次的掌控了局面,他拿走毕业证书后就去了家乡附近的城市,找了一份并不起眼的工作,切断了同马龙的所有联系。

        那个纹身,也被修改成了地狱火。

       或许是年龄的增长,他开始渴望安稳和平淡。地狱火警示着他,年少无知的粗莽需要多大的代价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13 )

© 澜逸的影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